澳门威利斯人游戏平台

本网站刚刚上线,内容还不够丰富、全面,敬请谅解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曝光台>媒体曝光
媒体曝光

水滴“扫楼筹款”风波持续 网络互助在商业和公益间游走

时间:2019-12-26 18:23:25   作者:ceshi2  来源:中国质量万里行  查看:643  

水滴“扫楼筹款”风波仍未消除,从事件被曝光之后的十多天以来,水滴公司“六上热搜”,连发五次声明,沈鹏和水滴此刻正站在风口浪尖上。

  风波的导火索源于11月30日,有媒体曝光水滴筹线下服务人员在医院扫楼式寻找筹款者,随意填写金额,按单抽成。事件一出,立即引爆了社交舆论,“消费爱心”、“公益还是商业”的争论不绝于耳。当天,水滴筹立即停止了线下服务团队。

  12月9日,沈鹏在水滴发出一封内部信,一方面安抚员工情绪,另一方面宣布将重启线下服务,开始“试运行”。这显然是一个大胆的决定。水滴筹的风波并没有完全“过去”,选择这个时机恢复线下服务,要冒很大的舆论风险。

  据水滴筹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3月,其线下基层工作人员已扩大至三百多个片区经理,1.6万多个志愿者,覆盖了中国400—500个城市。水滴筹76%的筹款用户来自三四五线城市,72%的捐款用户来自三四五线城市。

  作为一个成立3年多、融资超18亿的企业,水滴筹这个大病众筹平台累计帮助近100万人筹款达235亿。但今年以来,外界对其模式频频质疑。

  “审核漏洞”一直被看作平台的致命伤,故意伪造病例的情况也屡见不鲜。

  2019年11月6日,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。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某隐瞒名下财产,并在水滴筹多个平台进行重复救助,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,构成违约,令莫某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。

  朝阳法院同时向民政部、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(水滴筹运营主体)发送司法建议,推进相关立法、加强行业自律,建立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及公示制度、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、医疗机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等,切实加强爱心筹款的资金监督管理和使用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水滴筹陆续和不少医院达成了战略合作——医院向水滴筹推荐在院治疗的、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,并协助验证筹款所需资料,水滴筹则为大病患者提供筹款支持。

  针对这场风波,水滴筹官方曾回应称,水滴筹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起因,是发现一些年纪偏大、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,在陷入没钱治病的困境时,还不知道可以通过水滴筹自救。

  许多人以为水滴筹进行针对个人发起的大病互助属于慈善,应该归慈善法管,实际上慈善法并没有覆盖这一领域。

  慈善法规定,对于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活动(尤其是网络公开募捐活动)必须通过民政部认定的网络平台进行,受慈善法调整(监管)。但是诸如公益众筹、大病互助基金以及个人求助行为等均无特别法律规定。

  \

  沈鹏微博截图

  商业与慈善之间的迷糊界限带来的冲突,正在撕扯水滴筹。

  网络互助模式兴起至今已逾5年,各大平台累计会员超过2亿。从诞生之初即充满争议,在公益和商业之间徘徊,网络互助这一模式却逐渐壮大,涉及资金也动辄过亿。

  所有的网络互助平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:门槛低,花零元或者几元、几十元就可以进入。一旦患病则可获得10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大病医疗保障金。无论是早一些的轻松互助,还是水滴互助,“花小钱治大病”似乎成了这类互助平台的形象代言词。

  最近几年,重病网络互助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起来,和我国重病市场巨大的供需缺口密不可分。我国虽然已经建立起覆盖率很高的医保体系,但是基本医保包含的重病相当有限,而且赔付上限也不高,并不能覆盖重病支出。虽然也有很多人购买商业性质的重疾险予以补充,但是重疾险的费用不低,很多低收入人群难以负担。所以,我国的重病市场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缺口,大量低收入人群如果遭遇重病,既不能完全依靠医保,又没有商业险可以保障,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只能束手无策。

  这样的现实,就给了网络互助巨大的空间,无论是水滴筹还是相互宝,这种低成本模式一经推出,迅速成为很多低收入人群的救命稻草。但是,随着规模越来越大,网络互助的弊端也开始越来越明显。

  今年11月27日,支付宝旗下的大病互助计划“相互宝”公布上线一周年以来的成绩单:全国已有超1亿人加入,累计救助了1万多名身患重病的成员,其中近一半是80后和90后。

  数据显示,相互宝的1亿成员中,三分之一的成员来自农村和县域,近六成成员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。在全国,参与相互宝人数最多的十个省份为河南、广东、山东、四川、湖北、江苏、湖南、安徽、河北、浙江。

  伴随着1亿人的互保梦,相互宝同样也遭遇着争议。分摊费用越来越高,被拒赔的案例开始越来越多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网络互助看起来很美,但实际存在不少不确定性,尤其是在规则修订方面,普通会员难以有话语权。比如有的平台最初以免费吸引流量,之后开始收取服务费,有的平台则不断修改赔付门槛和条件避免分摊过高等,大众的权益难以保障。同时,网络互助涉及金额往来巨大,平台在运营时如何保障公平公正及防止监守自盗,都存在疑问。

  无论是用户上亿的相互宝,还是刚刚起步的“点滴相互”和“美团互助”,在更高层面尚未对网络互助未来的发展做长远规划与定位之前,解决掉那些明显的缺陷才能守住这些用户。业内人士称,网络互助现在需要的,是证明其能够发挥社保的补充保障作用,而不是急着流量变现,想着靠用户优势在健康管理市场跑马圈地。

 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发布的《相互宝社会价值研究报告》指出,“在未来,强化监管对行业规范管理和指导是发展的必然趋势。网络互助面临公益性和资本逐利性之间的权衡取舍,我们建议国家银保监管部门、医疗保障主管部门和工信部门密切合作,建立高效的监管和业务指导机制,扶优限劣,防范风险,引导和放大网络互助对我国社会保障的正面作用,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中的有力一环。”